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招聘 >
企业招聘
“请您先交钱”成了网络黑色产业欺诈“开场白”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1-22 10:22 浏览量:

  在网上找工作靠谱儿吗?我在网站上租房子会不会被骗?生活服务网络平台58同城近日发布了《2016年度中国生活服务领域互联网黑产报告》(简称《报告》),通过对7个月以来4637条举报信息的分析可以看出,涉及招聘、二手交易等生活服务类的网络举报占最大比重,占到整体举报量的77%,而从举报地点来看,北京则成为黑色产业最为集中的城市。

  重案组37号注意到,所有领域的网络黑色产业,在欺诈消费者的过程中,都会以让消费者先交钱作为开场白。重案组探员咨询专家后提醒各位:从今天开始,拒绝“预付”可能对荷包安全更有保障!

  《报告》指出,根据2016年6月1日至12月31日的4637条举报信息显示,招聘、二手、本地生活服务的举报数量较多,占到整体数量的77%。其余部分分别为房产类举报(11%)、二手车举报(3%)以及其他类举报(9%)。

  从举报金额来看,2016年线上举报平台中欺诈涉及金额占比较大的业务包括招聘(35.3%)、本地生活服务(18.8%)与二手车(14.8%)。但是,从单件举报涉及的个案金额来看,招聘与本地生活服务业务普遍集中在1000元左右;而二手车与部分租房举报的个案涉及金额均较大。

  在招聘方面,根据统计显示,兼职刷单欺诈为互联网招聘欺诈最常见形式。从58同城线上举报平台上招聘业务线的举报数据来看,黑产欺诈最常见的为兼职刷单类欺诈,占到整个招聘业务线%,受害者人均被欺诈金额可以达到3000元左右,远远高于其他类别互联网欺诈的人均被骗金额(1000元左右);其次分别为预付费欺诈和“黑中介”欺诈。

  刷单欺诈,是指互联网黑产从业人员以兼职返佣金为名,使用户脱离58平台,转而使用YY,微信等联系方式分配刷单任务;但在用户按照“工作要求”进行转账刷单之后,黑产从业人员却不会返还刷单的本金和佣金,从而造成用户的财产损失。这类互联网招聘兼职,通常会以较高的收入水平与较简单的工作内容“钓取”求职者“上钩”,然后再以返还较小佣金的诱惑刺激求职者不断地进行转账,从而造成受害者大额的经济损失。亚美娱乐永远多一点长安汽车销量

  案例2016年10月15日12时许,徐小姐在赶集网上找兼职并加了刷单公司的微信。对方先让徐小姐下载YY的app,并加了一个账号。然后通过YY,对方要求徐小姐缴纳199元保证金。

  徐小姐分两次用支付宝交款后,对方又要求徐小姐缴纳马甲费、培训费等费用,徐小姐于是用支付宝分四次转给对方900元。对方再次要求在指定的网站内购买物品进行刷单,然后按比例返回佣金,徐小姐于是通过对方发来的链接,用支付宝以扫二维码的方式分多次支付共计人民币4000元。转完钱后,10月15日22时徐小姐给支付宝客服致电,确认被骗。

  预付费欺诈,一般是指“皮包公司”或“黑中介”以提供、介绍工作为名义,巧立名目,要求求职者预先支付例如工服、培训、工牌、押金、考核、体检等费用,安排工作与承诺不符,或无法提供工作。此类欺诈方式是由线下发展到线上,同时欺诈实施者了解和利用法律漏洞,通常不提供劳动合同、收据等证据,诈骗等费用在300左右,低于公安机关立案标准。

  案例根据安徽建筑大学的大三学生小陈的举报,他在2016年暑期接近放假时在网上找到一份暑假工工作,由于详细注明该职位不收取任何费用,沟通后小陈于6月28号到了市府广场香港广场1306面试。

  面试中,招聘方要求小陈缴纳345元的保证金,并称工作满40天后再全额退款。缴款后,招聘方告诉小陈可先回家,7月2号可以安排工作直接上岗。7月2号当日,小陈和其他应聘者被带到面试地点培训各种工厂的信息,但一直未被安排工作。小陈说,还有负责人在培训中称,工作后所得的工资的5%到7%要孝敬上方。此后未被安排工作的小陈曾多次打电话索要保证金,但对方以各种理由拒绝退款。

  从房产业务线举报来看,房产人均被骗金额为2560元人民币。房屋租赁的相关举报占到总数的97%,是黑产活跃的“重灾区”。根据具体情况分析,二手房买卖目前国家监管较为严格,交易流程时间长且手续繁琐,黑产欺诈风险与成本均较高;而房屋租赁在大中型城市需求旺盛且尚无严格手续与相关流程,吸引了更多互联网黑产从业者“从中牟利”。

  通过对用户举报数据的梳理分析,发现房屋租赁类欺诈的主要手段为编造虚假房源(通过造假的房产证与身份证博取租房者信任),随后以不在本地、身体不便、家庭对出租房屋有争议等为由,要求事主先交定金、房租,从而骗取非法利益。

  案例在举报案例中,租房诈骗分为线日在网站上看到一个出租房屋的广告,后事主联系对方,对方称自己有一套在丰台区天伦锦城小区的房子要出租,并通过微信向张女士发送房东身份证及房产证照片。

  张女士当天向对方汇款2200元押金。2016年2月27日,张女士与对方联系见面签合同,对方称自己有事不能到场,合同及房产证已经委托一个出租车司机带给张女士,并要求张女士先付款。张女士随即向对方的账号上转了26400元租金,付款后再也联系不上对方。此时张女士发现被骗,随即报警。

  线日,李先生通过网上的租房信息,联系到一位号称姓名为吕雪锋(租房信息上显示他是业主)的房东,看了北京新天地8号楼2单元的房子,签署了租房合同,并且通过银行卡转账房租等2万元整。

  期间李先生看了吕雪锋的房产证和身份证,当时却并没有拍照或者复印留存。此后李先生再度联系吕雪锋,后者电话关机,次日李先生去新天地物业查询,证明所租的房子业主并非吕雪锋。待李先生联系到线日将房子租给了吕雪锋,吕雪锋给线块钱押金后失联了,李先生发现被骗随即报警。

  从58同城线上举报平台的数据来看,二手车交易占到二手交易举报总数的87%,是黑产的主要活跃区域。通过对用户举报数据的梳理分析,可以发现二手车交易欺诈的手段主要有3个特点:第一,用价格明显低于同类车辆作为“诱饵”,吸引买家;第二,多以“套牌车”、“走私车”为理由,要求买家在看车前缴纳定金或者押金;第三,跟买家签订“阴阳合同”,让买家购买抵押车辆,在买家反对后不予退还定金或者押金。人均被骗金额为11000元人民币。

  案例2016年9月,用户王某在网上看中一辆“价格低廉”的白色霸道1.5款高配汽车。但是,在被卖主多次索要了相关“定金”以及“部分货款”共计17.5万元之后,王某再也无法与卖主取得联系。网络平台通过对“卖主”的认证信息与支付信息进行了追踪与分析,获得相关证据,协助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将2名犯罪嫌疑人控制。

  从举报数据的地域分布来看,广东、北京、浙江为全国范围生活服务互联网领域黑产举报最高发的地区;其次分别为上海与深圳。

  在举报发生数量Top10的城市中,北京发生的举报占了总数的1/4(25%),上海占比为18%,深圳占比13%,广州占比12%,为全国黑产最为高发的4个城市。

  从现实情况分析原因,这些“黑产”活跃地区均为经济水平较高、劳动力需求较为旺盛的地区,特别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类一线城市,快速的经济发展带来丰富的就业机会与求职者,也带来了旺盛的招聘、租房、二手买卖等需求,加之互联网普及深入广泛,这也正好给黑产从业者带来了可乘之机,在这些区域活动频繁。

  网络黑色产业链中,攻击破坏类团伙作为最上游,除直接勒索获利外,还通过技术手段获取贩卖用户信息,并为中下游黑产团伙提供技术支持(如盗号工具、灌水程序、打码工具等)。

  黑产支持服务类团伙作为中游,为下游黑产犯罪实施团伙提供网民信息、犯罪工具或服务(如身份定制、机器和人工发布、打码等)、洗钱手段等。

  而黑产犯罪实施团伙利用互联网各类型平台(游戏、社交、电商、生活服务等)实施犯罪。

  部分场景下,上游技术支持、中游服务提供的团伙也会直接变为具体实施网络犯罪行为的角色。

  《报告》称,根据对于互联网黑产欺诈行为的长期追踪与观察,发现几乎在任何业务中,欺诈者都会要求受害者进行“预付费”操作,即在用户切实获得商品/服务提供方所承诺的商品或服务之前,就被要求进行金钱支付的行为。而欺诈者一旦拿到这笔预付的费用,就会自行“消失”,再也无法取得联系,从而造成受害者的经济损失。

  从具体业务范畴举例:在房屋租赁类欺诈中,欺诈者常常会要求求租者在正式签订租房合同前交纳“押金”或是“定金”;在招聘类欺诈中,欺诈者常常会让求职者在正式签订劳动合同前交纳“培训费”或者“中介费”;在二手物品交易类欺诈中,欺诈者常常会要求购买者在正式拿到商品之前交纳“运费”、“定金”等费用。

  所以,想要避免陷入互联网黑产欺诈的圈套,首先需要明确的就是在正式获得所承诺的服务、商品、工作机会之前,拒绝以任何名义提出的“预付费”需求,不给互联网欺诈者任何可乘之机。

Copyright © 2013 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尊龙d88,d88尊龙,尊龙在线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