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案例 >
产品案例
阿里打假:一年删12亿条涉假链接根在自主品牌塑造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8-27 14:52 浏览量:

  2016年5月,国际打假联盟(IACC)暂停阿里巴巴会员资格。近期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接受吴小莉采访时表示,阿里巴巴在打假上做了很大努力,但仍然有大量问题没有解决。张茅甚至对阿里巴巴隔空喊话,“你不是法外之地,首要责任是你。”

  2016年5月,国际打假联盟(IACC)暂停阿里巴巴会员资格。近期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接受吴小莉采访时表示,阿里巴巴在打假上做了很大努力,但仍然有大量问题没有解决。张茅甚至对阿里巴巴隔空喊话,“你不是法外之地,首要责任是你。”

  假货成为阿里巴巴电商平台发展最大困扰。在8月21日举行的齐鲁大讲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总监胡冰讲述了阿里运用大数据打假。这背后,是一家庞大的互联网公司的无奈,也是中国企业品牌塑造的艰难之路,同样也折射了中国产业升级的症结所在。

  2015年,中国零售网络交易年均增长率近50%,2010年—2015年网络购物占个人消费的比例由3%涨到15%。与此同时,2015年中消协假货投诉在网购总投诉中占比约等于25%。“这说明电子商务发展迅速,剁手族越来越多。”21日,阿里巴巴安全部总监胡冰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2015年淘宝网消费者假货投诉率下降51%,这一成绩取得来自于阿里对打假的努力。

  阿里方面透露,阿里安全部有2500人专职打假,核心成员300多人,1万多名小二参与其中。但淘宝网上一直存在假货。

  胡冰说,阿里巴巴打假在内部叫“治理假货”,包括线上风控和线下打假等,阿里平台正在利用大数据打假。

  目前,阿里防控系统实时分析数据的速度已达每秒1亿次。“我们必须做大量关键词,像吸铁石一样去抓取涉假信息,然后拦截它。”胡冰说,阿里搭建了上百个系统模型、根据关键词、图片、语义等维度,从商品上架到买家收货进行全链条监控、分析、抓取。这一过程会对信息流、行为流、资金流、交易流、物流等各个环节进行分析。

  通过大数据分析,2015年阿里删除了1.2亿条涉假商品的链接。每条链接背后,都是一定库存量的涉假商品。

  去年,阿里做出中国第一张假货活跃指数地图,这张“假货地图”清晰展现了各地目前假货活跃情况,反映出三个特征:沿海集中化,全国扩散化,产业地标化,特别是产业地标化尤为明显,有30多个假货集中区域,像运动鞋这块,主要集中在莆田;手机主要集中在深圳;手表箱包配件假货,主要集中在广州。

  胡冰现场展示了去年年底的“假货地图”。这张地图显示,全国活跃的可疑售假团伙6599个,精确到门牌号码,这帮人是谁,做了哪些事情,相关信息阿里都掌握。

  “为了验证数据的准确性,线多名工作人员会前往这些市场进行暗访,然后再深入分析数据,作出‘可疑售假团伙分布图’,发现团伙有3000多个。我们将了解的情况向全国双打办进行汇报。”胡冰介绍。

  “假货地图”上标注的每一个数字,都代表着一个潜在的活跃售假团伙。去年,阿里接到壳牌投诉,说有用户在网上买到假壳牌润滑油,后来发现这是一个在六省一市都有网络的线下团伙。报请公安部后,最后缴获假冒成品油案值1.2亿元。am8.com四川建成全国首个地质灾害防治高精度地理信息,胡冰说,这一案例有价值的地方在于这些假冒壳牌润滑油是销售到线下偏远的汽配城,因为其中一个团伙成员在网上开了个店,结果被发现了,从而揭开了一个巨大售假网络。

  胡冰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表示,在中国打假难度非常高,“举个例子来说吧,中国80后谁的身边离开过假冒伪劣商品?”

  去年,阿里与国家认监委合作,推出了“云桥”项目,认监委将我国3C认证信息数据导入阿里平台,对平台上无3C认证的存量商品进行比对清理,这极大地提高了管控的能力和效率。

  这是一种基于政企数据合作的共赢模式。“但现实中,一些数据很难拿到。希望相关政府部门能像认监委那样,科学合理地开放政府数据给企业打假使用,共享打假数据,提能增效。”胡冰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而很多在阿里的平台上被干掉的售假者,挪个窝又到别的平台卖,这就是企业间打假数据不共享互通带来的问题。

  胡冰在打假过程中,也遭遇很多现实问题。许多创新型企业、个人诉苦说,当前申请获取专利的周期太长,要3到6个月。在电子商务环境下,这么长的周期假货有可能做出来,这足以毁掉一个优秀的创新产品。“我们期望,相关部门能利用互联网技术,缩短申请专利的时间。”胡冰说。

  “假货根源在于中国自主品牌缺乏知名度,致使一些生产企业为了追逐短期利益,生产冒牌产品。”这是今年5月国际打假联盟暂停阿里巴巴会员资格后,阿里巴巴首席治理官郑俊芳在接受采访时说的一句话。

  以福建莆田制鞋业为例。上个世纪80年代,莆田开启了制鞋产业。如今,在莆田有大大小小4000余家制鞋厂,产能每年500多万双。莆田有大量运动鞋代加工厂,为耐克、阿迪达斯做代工,这些工厂经过多年代加工后,掌握了制作运动鞋的高端技能,工厂的技术也不错,就是没有牌子。最近几年,随着劳动力成本增加,国外订单转移到东南亚去。部分代工厂为了生存,私下生产仿冒、贴牌鞋。

  “虽然是假货,但质量没问题。”胡冰坦言,这一现象背后其实是中国品牌之忧和产业升级的压力问题。在莆田,有自主品牌的鞋厂只有300多家。自主品牌运动鞋想在国内外打开市场,需要消耗巨大的资金和时间成本。

  阿里后来跟莆田市政府合作,由其挑选重点扶植的鞋企品牌,由淘宝免费策划活动支持,力推“莆田好鞋”。“这是阿里巴巴中国质造项目的首站活动,活动当天在淘宝上平均每4秒卖一双鞋。”胡冰说。这其实是阿里以一家企业之力,去疏导产业资源正向配置。

  “问题是,现在的假货质量比真品、真牌子还要好,价格更便宜。”这是日前马云在杭州接受采访时说的一句话,这句很容易引发争议的话在网上广为流传。马云整段话的意思其实是:传统打假模式是无法杜绝假货产生的,因为价廉且质优的产品会成为消费者第一选择,品牌遭遇假货面临新挑战。比如去莆田买运动鞋,同样的鞋,贴耐克标识卖1000多元,不贴标卖200多元,同样质量肯定会买莆田的。

  新的商业模式也由此诞生。比如创造实体零售业奇迹的名创优品,其一款10元眼线亿支的奇迹,消费者用脚投票的理由很简单:与兰蔻、香奈儿、美宝莲共用一家供应商,同样品质的眼线笔在这些大牌专柜起码要卖上百元,而名创优品只卖10元。

  胡冰也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现在很多商品与某大品牌外观完全一样,没有任何标签,法律很难对这种白板产品作出界定,这要看品牌权利人是否主动追究责任。觊时娱乐共羸欢乐。这些产品可能涉及侵权,但认定其为假货也不准确。

  现在,阿里会用互联网的手段处理一些棘手问题,比如说山寨,大家都很反感,但到底什么是山寨商品,它违反了什么法律法规,山寨商品怎么处理,中国法律目前没有明确定义。胡冰说,阿里在网上选了20多万名有可能是买家、卖家,甚至是各行各业的代表作为大众评审员,对有争议的案例交给大众评审员一起投票。

  但不管怎么说,中国企业必须要塑造自己的品牌,用高质量产品打动消费者,“这条道路虽然漫长,但肯定是必须走的路。”胡冰对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说。

Copyright © 2013 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尊龙d88,d88尊龙,尊龙在线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