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凝聚了素质高、技能强、深谙物流管理的人才,拥有经过专业培训的装卸队伍,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管理经验并提供良好的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案例 >
产品案例
34、产品质量法起草人细说40个典型案例的触动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08-07 01:17 浏览量:

  2009年6月1日,湖南省衡阳市商务局酒类产销管理办公室举行假酒销毁活动。

  一部产品质量法,记录着我国经济发展从“制假售假”到“品牌兴国”的变迁轨迹。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至九十年代初期,各地制假售假很猖獗,但却没有一部相应的法律加以规范。”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广东省发生的一起骇人听闻的假酒事件,佐证了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景明的这句线名个体户用工业酒精甲醇兑水制作白酒销售,造成200人双目失明、54人死亡———审理此案时,法官遭遇了一个难题:调查显示,10名个体户制假的目的是为了挣钱,并不是故意投毒害人,此种情况尚无法律明确定罪。最后,法官只能比照刑法的投毒罪判处5人死刑,判处另5人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

  “当时发生产品质量问题,只能比照刑法、民法通则、经济合同法等去进行处理,但其中的规定又过于原则,针对性不强,效果不明显。”吴景明说,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有识之士开始奔走呼吁。

  1988年3月七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河南省代表团32位人大代表共同提出一项议案,建议国家进行质量立法。全国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审议议案时决定,将起草这部法律的任务交给了组建不久的国家技术监督局。

  1988年9月,面世仅3个月的国家技术监督局成立了产品质量法起草小组,一共10人。

  起草小组进行了大量调研。小组成员之一、现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主任纪正昆回忆说,通过走访浙江温州等地,起草小组整理出40个典型案例,交给全国人大常委会。这些案例令人发指:15万亩棉花因假农药几近绝产、上万亩小麦因假麦苗颗粒无收、市民使用劣质电器触电身亡……看到这些案例,有的常委会委员气得拍起了桌子。

  根据调研中的情况,出于对弱势消费群体保护的考虑,起草小组把“先行赔付”的条款写进了草案,即消费者向销售者购买产品,发生质量问题后,消费者可就近向销售者提出赔偿,而不用非得选择远隔千里的生产商。

  对“先行赔付”,商业系统强烈反对,他们认为,“不仅要负责还要先行赔偿,这不行!”

  经过反复讨论,全国人大常委会认同了“民众利益优先,兼顾商业发展”的意见,“先行赔付”最后在产品质量法第四十三条写到:“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人身、他人财产损害的,受害人可以向产品的生产者要求赔偿,也可以向产品的销售者要求赔偿。属于产品的生产者的责任,产品的销售者赔偿的,产品的销售者有权向产品的生产者追偿。属于产品的销售者的责任,产品的生产者赔偿的,产品的生产者有权向产品的销售者追偿。”

  纪正昆说,在小组提供的草案中,“先行赔付”曾是这样写的:因产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人身财产损害的,受害人可以向产品的生产者要求赔偿,也可以向产品的销售者要求赔偿,产品的生产者和销售者均有先行赔偿的义务,先行赔偿的一方有权利向负有责任的另一方追偿。

  民众利益优先,留给吴景明印象最深的,则是写入了生产者承担无过错责任的内容,“只要产品有缺陷,不管生产者主观上是否有过错,都要承担产品质量责任。”

  1992年10月,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第一次审议产品质量法草案时,有关领导提出:应明确什么是假产品、什么是冒产品、什么是伪产品、什么是劣产品。

  起草小组为此专门进行调研,还试图把提供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40个案例按“假、冒、伪、劣”分门别类。

  但难题很快就出现:假的产品和劣质产品很好辨别,但“假”产品和“伪”产品就很难区分,“冒”产品更是难以界定。

  纪正昆回忆说,起草小组成员最后想出这样一个解决办法:不一一界定“假、冒、伪、劣”,但要明确什么是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产品行为,以及每种行为的相应处罚。

  最后,起草小组成员在产品质量法中连续写了4条“七个不得”,以明确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产品行为:

  生产者生产产品,不得掺杂、掺假,不得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不得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

  1993年2月22日,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产品质量法:没有一张反对票。

  产品质量法颁布后,声势浩大的“中国质量万里行”活动开始,通过接受老百姓的举报投诉,以打击假冒伪劣,规范市场经营,保护消费者权益,亚美娱乐官网热图推荐,成效明显。

  但随后发生在河南的一起打假事件,令人始料不及,也暴露出了产品质量法中的一个不足。

  河南省质检人员检查发现,某工地使用的电线均为“三无”产品,遂对建筑商进行了处罚。建筑商不服,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法官最后宣判建筑商胜诉。

  为何使用“三无”产品却能胜诉?吴景明解释说,产品质量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产品是指经过加工、制作,用于销售的产品。建设工程不适用本法规定。“原告主张‘电线是建筑工程不可分割的部分,不属于产品质量法规定的产品范围,质检部门无权进行处罚’。这样,法官采用原告主张也不无道理。”

  产品质量法在实施中还遭遇了地方保护主义的干扰。产品质量法实施后,山西省的一位酒老板依然卖不动厂里的真酒,因为“假酒满天飞,地方政府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打假是否彻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方政府的态度。“很多地方将提高产品质量和发展经济对立起来。因为提高产品质量势必会增加成本投入,打假就影响了所谓地方经济收入。遗憾的是,产品质量法没能对地方保护主义作出明确规定。”吴景明说,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执法人员都在感叹:打假难,难就难在地方保护主义作祟。

  吴景明告诉记者一个事例:某地有关部门对加油站销售的汽油进行抽查检验,执法人员开着货车灌了几大桶汽油。检验汽油是否合格,一桶足够,一次灌回几桶汽油,加油站老板难免有所不满,“但产品质量法并没有对抽查检验的数量作出明确规定……”

  1998年7月开始,按照国务院要求,当时的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联合相关部门共同研究修改产品质量法。

  资料显示,在广泛征求有关部门和专家学者意见,前后召开20次座谈会、研讨会、论证会,经过16次反复修改后,修改后的产品质量法草案于1999年9月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三审程序过后,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00年7月审议通过修改后的产品质量法。

  修改后的产品质量法,由原来的51条增加到74条,新增了25条,删除2条,修改了20条,有近三分之二的条文有所修改。

  对于原产品质量法在实施中遇到的问题,修改后的产品质量法一一给予明确规定。如将“建设工程使用的建筑材料;建筑构配件和设备”纳入产品范围;明确对地方保护主义“依法追究其主要负责人的法律责任”;规定检验抽取样品“数量不得超过检验的合理需要,并不得向被检查人收取检验费用”等。

  聚焦大家关心的赔偿条款,细心的人不难发现,除条款内容更加充实,原先的“并应当支付……死者生前抚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变成了“并应当支付……死者生前扶养的人所必需的生活费等费用”,即“抚养”改成了“扶养”。

  纪正昆回忆说,在1993年产品质量法起草稿里,写的就是“扶养”。因为“扶养”可指死者的父母、子女及靠死者收入养活的兄弟姐妹等亲戚。但产品质量法颁布时,“扶养”却变成了“抚养”。而抚养,从字面上理解,只能是死者的子女。纪正昆当时为此心疼不已:一字之差,相差的赔偿金额可是一大笔。

  这次修改工作启动后,纪正昆为“扶养”奔波努力。值得欣喜的是,修改后的产品质量法吸收了纪正昆的意见,把“抚养”改回了“扶养”。遗憾的是,现在法院在实际审判中还是习惯按照“抚养”的理解进行判决。这点令纪正昆很是疑惑。

  吴景明说,产品质量法的从无到有,从简单到详实,有力打击了假冒伪劣活动,推动全国上下兴起一股“质量兴国”、“品牌兴国”的热潮。

  昔日,温州假冒皮鞋满天飞、义乌劣质百货全国跑;如今,温州“奥康”皮鞋、义乌“梦娜”袜业都走进了奥运会。

  来自国标委信息显示:2008年10月第三十一届国际标准化组织大会上,中国正式成为国际标准化组织常任理事国,标志着我国产品质量标准化工作实现历史性突破。

Copyright © 2013 尊龙用现金娱乐一下,尊龙d88,d88尊龙,尊龙在线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